本文位置:首页 > > 大陆新闻 >

2007-05-1501:19学医必须读书论张效霞山东中医药大学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8 2:18:51



【图片素材】粉色佳人山间小路【极品美图】债券定价中有效年利率和年百分比率的问题?悲悯是冷凉尘世燃烧的炭,给每颗心辐射温暖名厨烹饪31种虾&美食

西北人的最爱----葱爆孜然羊肉鏋佸搧纾佹€х敺澹?男人女人均可通吃『莲藕五花烧墨鱼』有的时候,会觉得只剩下自己(人教版)小学升初中语文试题幽默不低俗,中年男人的味道颈椎病常用的保健按摩法日本恐怖/悬疑片《鬼来电》精选二胡曲(30首)古瓷老化现象千变万化:没有标准器只有参考器【中医单方】治疗中老年人腰腿痛,5天见效,20天治愈!味增海鲜锅的做法少妇之魅【图】怎么才算够爱?什么叫不够爱了?一月时间入账十余万元这“暴富”的速度让他自己都惊呆了·每日商报〖江南〗国外歌曲精选(38首)人生的过程不过就是失与得〖章鱼〗发烧都市情歌《叶子·午夜情人(13首)》给word文档、Excel电子表格加密邵氏经典【铁扇公主】没有在学校学习学校是否退还学费?鑱屽満蹇呴』鍏峰鐨勮〃杈捐兘鍔?《新编中国书法大字典》2主编:.吴澄渊从不理财到瞎理财的中国人当下需知15条(10)每日轻松一刻(11月30日):你一不回我消息我就觉得你讨厌我

只想为君梳一次头外媒:中国崛起及中东纷争让海军“再度吃香”(1)课堂教学要注重“四让”每日轻松一刻(11月30日):你一不回我消息我就觉得你讨厌我

学医必须读书论

张效霞   山东中医药大学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与天下名士游”,是古人对治学之道的高度总结。读书与实践,是人们获取知识的两大法门。历代医家在繁忙的诊务之余,笔耕不辍,为我们留下了大量的医学名著。这些文献既是历代医家智慧的结晶,亦是历代中医药学术经验的积淀和理论的升华。书籍是知识的载体,源远流长的中医药学术、根基深厚的中医药理论体系,蕴藏于历代医药典籍之中。博览群书,精研覃思,从中汲取前人的宝贵经验和学术精华,是造就自身良好学术素质的必由之路。
  举凡有成就的名医,尽管他们的成长道路各有千秋,或家传,或师承,或自学,但都诵读医学名著,通过精心研读,殚心竭虑,反复揣摩,“心悟乎古人之言,畅达古人言中之意;心契乎古人之心,曲绘古人意中之言”,基于自身对原著内容不同层面和角度的悟解和体验,“十阅春秋,然后有得”,“取其精微,间附己意,以及考验”,著就了一部又一部的传世之作,将中医理论体系在《内经》、《伤寒论》、《金匮要略》的基础上逐渐完善和发展起来。可以说,自《内经》以来,中医理论的发展几乎都是以通过对经典名著的注释、阐发、挖掘、引申、分化、组合的形式而取得的。即便是金元四大家的争鸣、明清温热学派的兴起这些中医学术史上的发展高潮,他们也无一不是以对经典的推衍、引申的方式来阐发自己的独到见解的,都没有脱离自《内经》时代即已形成的中医自身精神和特质。
  经典名著不仅是理论家的治学根底,更是临床家的源头活水。徐灵胎在《慎斋刍言》中说道:“一切道术,必有本源。未有目不睹汉唐以前之书,徒记时尚之药数种,而可为医者。”并开列出了“学医必读之书”的名单:《灵枢经》、《素问》、《伤寒论》、《金匮要略》、《神农本草》、《外台秘要》、《千金方》。历代名医都把读熟、背熟经典名著作为治医、行医的一项基本功。《医宗金鉴·凡例》云:“医者,书不熟则理不明,理不明则识不精。临证游移,漫无定见,药证不合,难以奏效。”已故名老中医岳美中先生亦曾颇有体会地说道:“对《金匮要略》、《伤寒论》,如果能做到不加思索,张口即来,到临床应用时,就成了有源头的活水。不但能触机即发,左右逢源,还会熟能生巧,别有会心。否则,读时明白了,一遇到障碍又记不起,临证时就难于得心应手。”历史已经证明,认真继承中医经典名著与临床诊疗经验,是每位医家成功的门径。不读书,就谈不上扎实的继承;无继承,学术的发展就将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更无从奢谈创新和进步。
  自唐代以来,“学医必须读书”,就成为医家之共识。如孙思邈说:“凡欲为大医,必须谙《素问》、《甲乙》、《黄帝针经》、《明堂流注》、十二经脉、三部九候、五脏六腑、表里孔穴、本草药对,张仲景、王叔和、阮河南、范东阳、张苗、靳邵等诸部经方;又须妙解阴阳禄命诸家相法及灼龟五兆、周易六壬,并须精熟。如此,乃得为大医。”宋代史崧叙《灵枢经》曰:“夫为医者,在读医书耳,读而不能为医者有矣,未有不读而能为医者也。不读医书,又非世业,杀人尤毒于梃刃,是故古人有言曰:为人子而不读医书,犹为不孝也。”李駉亦云:“年来妄一男子,耳不听难素之语,口不论难素之文,滥称医人,妄用药饵。误之于尺寸之脉,何啻乎尺寸之兵,差之于轻重之际,有甚于轻重之刑。”叶天士临终遗言曰:“医可为而不可为,必天资敏悟,读万卷书,而后可以济世。不然,鲜有不杀人者,是以药饵为刀刃也。”《医医病书·不读古书论》:“今人不读古书,安于小就,得少便足,囿于见闻,爱简便,畏繁重,喜浅近,惧深奥,大病也。《神农本经》、《灵枢》、《素问》、《难经》、《伤寒论》、《金匮要略》、《易经》、《周礼》、《礼记》,断不可不读者也。近人所读者,陶氏《六书》,《寿世保元》,李士材‘三书’,汪讱庵《本草备要》、《医方集解》,吴又可《温疫论》,《景岳全书》等类。甚至仅读《药性赋》、《汤头歌》,便欲行医。”《王孟英医案》云:“苟非读书多而融会贯通于心,奚能辨证清,而神明化裁出其手,天机活泼,生面别开,不愧名数一家,道行千里矣。”“识见之超,总由读书而得。”赵晴初《存存斋医话稿》指出:“读书而不临证,不可以为医;临证而不读书,亦不可以为医。”许勤勋《勉斋医话》进一步论述了读书与临证的关系,说:“评论国医之优劣者,向分两途:一谓学识渊博者优,一谓经验丰富者优。前者以为览书愈多,则识见愈广,见识既广,则认证明确,对症发药,病无不可治矣,故优。后者以为诊病愈众则经验愈多,经验既多则辨证不误,药必中鹄,病亦无不可治矣,故优。予独以为学识、经验相辅而行,不可偏废者也。有学识而无经验,则为纸上谈兵,无补实际,虽优亦劣;有经验而无学识,则为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刻舟求剑,必难化裁,虽优亦劣。故予谓学验并富,始得为国医之秀者也。”不仅古代医家如此,现代名医亦然。如岳美中先生“日理临床夜读书”,任应秋先生“十三经都已背诵如流”……总之,凡有造诣的古今医家,莫不以读书为第一要紧之事。只有多读书,多读中医古书,才能加深对中医的认识,领会其内涵,理论水平与实践能力才能有所提高。
  但是,当今的临床医生,潜心读书的人不多,尤其是潜心读中医古书者更少。或因诊务工作繁忙而无暇读书,或因古文水平所限而无力读书,或因轻视古籍价值而无心读古书……因读书太少,面对博大精深的中医药学则难以登堂窥奥,临证则辨证不精、用方不活,仅能知常而难达变,要想提高学术水平和临床疗效是很难的。而要想成为高层次中医人才,就必须钻研中医经典理论,精读《内经》、《伤寒论》、《金匮要略》等经典名著,结合自身的专业,泛读相关的古代医籍,博极医源,精勤不倦,培育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基础,才有可能。


绝美名花                                     

绝美名花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