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位置:首页 > > 大陆新闻 >

台湾老兵二十余年带上百孤苦老兵骨灰回大陆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7 5:58:56



360度把脉中考科学,赢战六月高中数学必修1--5知识点大全及例题讲解引起过无数的人共鸣的句子;句句精华,字字入心想学医的进来千丝鲫鱼汤(滋补润燥)

老把别人说的话当真怎么办?高考英语考点详解——强调句型高智商≠成功20年后再探中科大昔日“神童”胃脘痛中医治疗特效根治方2012年(龙年)十二生肖运程值得收藏!自作葡萄酒私家侦探是如何工作的?鲍鱼的做法大全桶装水黑幕:一桶水只卖一元钱如何消除贫富分化?共产主义?关于热钱能不能夺取?谜语(发送给你的爱人吧)韭菜炒蛏子的做法期指的冲击成本与市场容量金丝楠木也分ABC等级,别买错了【美文】当你的才华还撑不起你的野心时,那你就应该静下心来学习。鲁山老泉:金正日死我沉痛不起来严冬下蒙古国牧民生活如果让你实现一个配菜与主食的愿望,你会如何选择?为什么?储晋快乐作文最新二十六大秘方中国(上海)自贸区在注视中前行[转载]【看连环画】千余部经典怀旧老版连环画【在线阅读】(2)中国楹联书法经典民国时期的著名人物照画意夕阳醉美青岛同样是对相对刚需的压榨,为什么在中国黄牛倒票违法,而投资性购房不违法?家常酸菜炒大肠

舞曲(情为何物)http://bbs8.zhxww.net/UploadFile2008/2014-8/2014811814755774.swf浜虹敓鐧惧懗锛屾効宀佹湀鏃犳仚銆愮編鏂囨璧忋€?现代语白话文《易经》精解(连载之一)--吕菁赓家常酸菜炒大肠

来自:时代周报 
 

台湾老兵二十余年带上百孤苦老兵骨灰回大陆

资料图:台湾老兵的骨灰被送回大陆安葬

从台北车站出来,信步而行,三分钟即到馆前路站前大厦。老兵高秉涵,作为执业律师,已经在此工作了几十年。如今,78岁的他退下来了,却每天都来“上班”,收发邮件,会见客人。

两岸开放以来,为了完成乡亲老兵们的宿愿,他将百余位孤苦老兵的骨灰送回大陆家乡。这桩事,做了二三十年,还在继续。饱尝思乡之苦的高秉涵,不顾年事已高,孱弱而坚强地践行着生命中最沉重的承诺。

高秉涵将自己少小离家流亡台湾的故事写成了书,他的事迹又被中国青年报、凤凰卫视、中央电视台等众多媒体专题报道。义薄云天的高秉涵,感动了无数中国人。

CCTV评选“感动中国”2012年度人物,高秉涵成为热门候选人。

“帮老兵魂归故里”感动中国

在中央电视台评选的“感动中国”2012年度人物候选名单里,高秉涵是唯一一位来自中国台湾的候选人。评选人物介绍里,是这样说的:

高秉涵,台湾律师,老兵。1936年出生于山东菏泽。

高秉涵的一生,凝聚了所有台湾老兵经历的坎坷和艰辛,同时也见证了海峡两岸从隔绝到沟通的一段特殊历史。

高秉涵生于山东菏泽,13岁已经成为“小学兵”,在“南逃”路上几乎丢掉半条命,辗转抵达台湾之后,他又成了孤儿流落于台北街头。他流过浪,做过小贩,几经周折考上了台湾“国防学院”法律系,毕业后成为金门驻军军事法庭的法官。

高秉涵审的第一个案子是金门逃兵案,一个士兵在值岗时冒险抱一只轮胎穿越金门海峡想游回厦门的家,但是没能成功,被判处死刑。一个想要回家孝敬母亲的人怎么会有死罪?为什么一段浅浅的海峡会让骨肉同胞分为两个世界?身为法官的高秉涵无能为力,但他的内心受到极大的触动。

1973年,高秉涵退出军界,成为一名挂牌律师。1979年,离家31年后,高秉涵写的第一封家书,由中国台湾至欧洲、经美国寄到中国大陆,又经北京、广州、辽源,历时三个多月,于母亲葬礼的当天抵达亲人的手中。

两岸开放后,高秉涵开始奔波于大陆和台湾之间,义务为台湾老兵寻亲提供支持,20多年间,先后抱回了54个老兵的骨灰罐,帮助他们完成遗愿,回归故乡的怀抱。

近几年,原《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孙春龙发起“老兵回家”运动,帮助远征军在世老兵返乡、亡故老兵骨灰魂归故里,这一活动吸引了《云南信息报》记者刘霞等一大批媒体人为主力的志愿者群体参与其中。尤其是《新周刊》社长孙冕参与组织和募捐后,“老兵回家”运动更是引起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与支持。

然而,在此之前的20多年,一直坚持义务送孤苦老兵骨灰回大陆家乡的,只有高秉涵一个人。繁杂的领取手续,沉重的大理石骨灰坛,80多斤的瘦削老人,双手抱着老兵的骨灰坛,一趟趟地送他们“回家”。

西南的“老兵回家”,有一群年轻人在努力;东南的“老兵回家”,高秉涵老人仍在孤军奋战。

“过去,他们牵着我的手,从家乡逃到台湾。现在,我抱着他们的骨灰从台湾回到家乡。这是回馈,更是感恩;这是义务,更是责任。”在2012年台湾“点灯”年度致敬人物评选大会上,荣获年度致敬人物的高秉涵在答谢词中如是感言。话音甫落,台下近千人已是热泪沾襟,泣声起伏。

2012年12月16日,访谈进行到中午,高先生带记者到台北重庆南路一段的北平田园馅饼粥店,这家店是由北京籍退伍老兵邓庆瑜开办的,匾额上“田园”二字是蒋纬国所题。这家馅饼粥店,汇集北方各省的面食,这里是高秉涵的“食堂”,也是老兵们回忆家乡味道的好地方,1979年创办至今,慰藉了无数思乡的老兵。“只要能解思乡之苦,都会有市场。”

13岁离乡别母落荒天涯

1948年9月24日,济南解放。9月30日,山东菏泽守军刘汝明部55师181旅541团奉命撤退。

国共拉锯状态结束,解放军全面追击南逃的国军。

一年前,小学教师高金锡因国民党员身份而在国共拉锯战中死于非命。同为小学教师的妻子宋书玉预感民国大厦将倾,急忙打发高小毕业的儿子高秉涵去南京投奔流亡学校,跟着国军出逃。

临行前,高秉涵到父亲的新坟上,磕了三个响头。

离家的那一天,是1948年9月8日,农历八月初六,白露。

临行前,高秉涵的小学同桌、541团团长刘兴远的儿子刘凤春送别时提醒,必要时记得投奔541团。

从此,高秉涵从大少爷变成了流浪儿。坐上马车,低头啃石榴时,同学提醒他,高秉涵,你娘给你挥手呢。他想多啃一口再抬头,结果马车一拐弯,没有看到他娘。“从那以后,我再也不吃石榴了,想起来就难受。”

济南战役后,国军败退。山东各地学校纷纷南迁,国民政府教育部为收容这批学生,在沪杭、浙赣、粤汉铁路沿线成立八所联合中学。消息传出,更多的山东学生蜂拥南下,数千师生逃进南京城。这其中,就有13岁的高秉涵。当时,他刚高小毕业考取菏泽县立简易师范初中部,揣着学校开具的录取证明,就一路南下了。也正是这张证明,到台湾后,在关键时刻改变了他的命运。

从菏泽出发,途经定陶、曹县,在河南商丘搭上火车,辗转到了南京,住进雨花门里的边营小学。兵荒马乱中,疾疫肆虐,整个小学校园病人成群,粪尿遍地。混乱之中,南下学生又引发学潮,国民政府教育部长杭立武召见山东、河南两省教育厅长,限令三天内将学生带出南京。山东教育厅长李泰华无奈之下,不得不将这些流亡学生领出南京。高秉涵随着人流连夜转往镇江对岸的瓜洲,在这里,他患了急性肾炎,尿血,发烧,整日躺在稻草堆里等死,幸亏随行的几个结拜兄弟冒死带他渡江求医。

1948年年底,高秉涵又随学校转到无锡惠山,被编入鲁南联中第七分校三级一班。水土不服,体弱多病,寒冬来袭……危难之下,小学同学郭德河将长棉袄给了高秉涵。解放军百万雄师过大江后,无锡解放,流亡学校解体,郭德河穿着高秉涵的小棉袄回了菏泽,还给了高母。母亲只见儿衣未见儿还,悲痛欲绝,就把这件小棉袄当作“遗物”保存下来,几十年都藏在枕头下面。

直到如今,高秉涵依然记得母亲曾经哼唱过的《寒衣曲》:“寒风习习,冷雨凄凄,鸟雀无声人寂寞,织成软布斟酌剪寒衣。母亲心里母亲心里,想起娇儿没有归期。细寻思,小小年纪,远别离,离开父,离开母,离开兄弟姊妹们,独自行千里。”

1949年春,解放军渡江在即。风雨飘摇中的国民政府已无暇顾及流亡学生。高秉涵和菏泽学兄管玉成、王光明三人离开鲁南联中,投奔驻防芜湖的国军刘汝明部181师(181旅已升级为师,541团团长刘兴远升任该师师长)当学兵。

1949年4月20日,181师移防长江沿岸的贵池,扎营接防之际,突闻炮声隆隆,火光四起,解放军渡江战役打响了。国军兵败如山倒,仓皇南逃,一泻千里。月黑风高,满脚水泡,夜宿荒郊时,闻听追兵到了,惊慌之下,炊事兵煮得滚烫的热粥倒在高秉涵的腿上,至此两腿溃烂生蛆,几成残废。逃到皖南太平县,高秉涵实在走不动了,悄悄爬上一辆军用卡车。驶至一座小桥,押车士兵用枪托将他捣落河中。次日凌晨,全身湿透的他行至一处悬崖峭壁,惊见那辆军车斜悬峭壁,五名枪兵全都摔死了。

一路上,时有军马跌落山谷,哀鸣不息。逃到福建建瓯,高秉涵跛行桥上,耳边子弹嗖嗖飞过。桥东国军高喊:“小朋友,赶快跑过来,快,快,快!”追到桥西头的解放军则高喊:“兄弟们投降吧,你们已经无路可逃啦,放下武器吧!”高秉涵连滚带爬刚到桥东头,大桥就被炸断了。

在福建龙岩白土镇扎营时,一个从江西玉山抓来的挑夫逃跑被抓,枪毙之前突然声嘶力竭地高喊:“妈妈,我对不起你!妈妈—”这一声“妈妈”,撕碎了高秉涵的心,他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自己的母亲,妈妈还在家乡盼他回去呢。



海峡相隔思母哭干眼泪

“所有的颠沛流离,最后都由大江走向大海,所有的生离死别,都发生在某一个码头—上了船,就是一生。”这是龙应台《大江大海一九四九》封底的一段话,说尽了那个大时代的真切细节。

1949年10月16日夜晚,解放军登陆厦门,大批撤退的军队和军眷仓皇逃向厦门东南海滩。高秉涵也被裹挟在人流中,争抢着冲向海滩,等待运兵船。

黎明时分,两艘可载万人的登陆艇停泊海边,数万溃兵和军眷潮水般涌向大船。挤倒踩踏死伤者不计其数,层层堆积的尸体成了临时的浮桥。高秉涵被人群推挤着靠近了登陆艇门沿时,右脚鞋子也被踩掉了。一个士兵用枪托压在他的头顶上,试图从上面踩过去。危急时分,一名军官一拳打掉枪托,竭力将高秉涵推举上船。回头望,才发现救命恩人是曾驻守菏泽的541团中尉军官李庆绅,李的妻子是高秉涵邻村人,之前大家早已相熟。他们一起登上了109号登陆艇,而李的妻子和不到一岁的女儿则登上103号登陆艇,同样平安到了台湾。

然而不幸的人,却不在少数。冲向海滩的途中,被踩踏致死的,没有来得及上船被追兵射杀的,甚至还有刚爬上门沿却遭遇铁闸关闭,被切掉脑袋切断手脚的。登陆艇上人满为患,海滩上依然有无数人拼命往上冲,甲板上的士兵冲着船下继续涌来的人群开枪,岸上的士兵见求生无望,愤而朝船上开枪,死伤又是成片。

1949年10月17日,高秉涵随军到了台湾,刘汝明的部队却被编散。年幼体弱的他未能被编入新军,顿时流落台北街头。为了一口残羹冷炙,每日在垃圾堆,手持棍子与狗抢食。

新年到了,到处燃起鞭炮声,14岁的高秉涵独自跑到山顶,对着祖国大陆方向,一声又一声呼喊着:“娘—娘—”喊到嗓子哑,哭到泪水干。

晚年的高秉涵身高175厘米,体重80多斤,两个眼窝深深地凹陷下去了。几十年来,每每想念母亲,都要嚎啕大哭,或者深夜啜泣。“小时候喝过的黄河水,都变成眼泪流出来了。”

高秉涵最钟情元曲作家马致远的《秋思》:

古藤老树昏鸦

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

夕阳西下

断肠人在天涯

“我出生在书香之家,成长在离乱岁月。颠沛流离的时代,当悲情时光翩然走过,给我留下的是血泪的经验,淬砺的智慧,伤痕累累的灵肉与感恩的心,也留下了喜怒哀乐,生离死别。”高秉涵说,马致远的这首曲子,正是他自己一生的写照。回忆往昔,眼中依旧泪光闪闪,内心总觉得酸楚阵阵。因为他受尽了人生的苦难,尝尽了世间的折磨。

“不曾长夜痛哭的人,不足以谈人生。”高秉涵的这句感慨,被曾经采访过他的央视记者柴静引为博客标题后,感染力之强,以致被很多网友借用为签名档。人们对高秉涵的悲辛经历深感同情,也对其伟大义举更为感佩。

思乡成了一种病

在台北街头流浪时,高秉涵偶遇家乡小学校长李光学,她的丈夫张文光曾任菏泽县长,到台湾后在建国中学任夜间部主任。1952年夏,在张文光夫妻的劝勉与帮助下,高秉涵考入建中夜校。因学校只收有流亡学生证明的,一路辛苦带来的菏泽简易师范初中部的录取证明书成了关键之物。白天帮人洗车,打杂,晚上继续念书,吃发馊的盒饭。就这样,他一路坚持到高中毕业。1958年夏,高秉涵参加军事六院校联合招生考试,考取了军法学校法律系。

1963年10月20日,高秉涵乘船抵达金门,刚从法律系毕业的他,通过了法官考试,此番是被派到金门担任审判员。而14年前的1949年10月16日,他正是从厦门撤到金门,然后转到台湾岛的。再入金门,思乡之情涌上心头。

1964年,金门岛上发生一起士兵逃亡案,经轮派高秉涵负责审理这件逃兵刑案。逃兵是厦门人,父亲早逝,母亲半身不遂,作为家中独子的他靠打渔为生。1949年的某一天,他出门为母亲买药,竟遭国军抓了壮丁。1964年他随部队驻防小金门,每天遥望一水之隔的厦门。一天夜里,他携带一个汽车轮胎偷偷渡海。黎明上岸,以为到了厦门,遭国军抓获,才知游了一夜竟因迷失方向而游回金门。

依军事法令,敌前逃兵,一律死刑。审判中,逃兵自陈因为思念母亲才铤而走险,军事法官高秉涵当即泪如泉涌。“换作是我,假如海对面就是菏泽,我比他逃得还快。”尽管是执行公务,但毕竟充当了“探母有罪”的杀手,高秉涵至今不能释怀。“我是含着泪,写完对他的判决书的,死刑。”行刑前,他劝逃兵喝下一瓶高粱酒,“枪决时,犯人已经烂醉,这样会减轻点痛苦。”

高秉涵答应逃兵,有朝一日,把他的骨灰带回厦门,还给他的妈妈。1987年海峡两岸开放探亲,高秉涵第一件事就是去厦门寻找当年那个逃兵的母亲。然而,革命大潮冲洗过后,地名变化,村庄消失,过往的一切都已无迹可寻。

这桩逃兵案,深深地击痛了高秉涵内心最脆弱的地方。每次想到家乡,想到自己的母亲,都会痛哭流涕。因为少年逃难时的饥荒病痛,他一生都没有吃胖过,到老都是单薄瘦削,两个眼窝因为常年哭泣流泪而凹陷下去了。

1979年,高秉涵通过美国的朋友,辗转寄出一封家书。然而,后来才知道,此时母亲已经去世一年了。回大陆探亲时,家人告诉他,母亲常年思念担忧他,每逢除夕年夜饭都会多摆放一副空碗和筷子,说等儿子回家吃年夜饭。言毕老泪纵横,离席长哭。直到临终咽气前,母亲都在呼唤着“春生”(高秉涵的乳名),最后是睁着眼死的。

点亮老兵亡灵回家的路

高秉涵做执业律师,收入高时一月过百万,但他一直艰苦朴素,从不浪费。积攒的钱,捐给家乡菏泽,修公路,建学校,接济穷苦人家。

高秉涵的家里有个地下室,那里有他父母的塑像和母亲的遗物,还有很多坛生前委托他带回家乡的老兵骨灰。这些骨灰的主人和他一样,都是年少时逃难到台湾,日夜想家却无法返乡,他们生前常说,活着不能衣锦还乡,死了也要魂归故里。可是,帮这些孤苦老兵把骨灰运回老家,却没有多少人能做得到,只有高秉涵,二三十年来,一直坚持带骨灰坛回大陆。山东、河南、安徽、湖南、甘肃,一百多位老兵的骨灰,都由他抱着返回故土。

2012年4月16日下午,山东菏泽某宾馆,73岁的巨野县独山镇魏集村民王学君扑通跪在高秉涵面前,接过她父亲王长海的骨灰坛。“爹,您终于回来啦!”没有菏泽旅台同乡会会长高秉涵不辞劳苦地抱来这个骨灰坛,每年清明节王学君还得在十字路口烧纸钱。如今,父亲魂归故土,终于可以安葬祭奠了。

类似的场景,太多太多了。每个老兵的骨灰被带回家乡后,他们的后人都会给高秉涵磕头跪谢。“我不需要他们磕头,不需要感谢,我就是为了完成自己的承诺,把这些老哥哥们带回他们的家乡。”在台湾退辅会的名册上,一百多个老兵名字后的联络人是由高秉涵签字的。

高秉涵获得台湾2012年度最值得尊敬的“点灯”人物奖,他在获奖致辞中说:“在这个世界上,我已走过78个年头。每在夜阑人静时,总觉得人生坎坷,去日苦多,往事历历,不堪回首。如果有人问我:难道你一生都没有得意的事吗?我可以不假思索地回答:我曾背着上百坛老兵的骨灰回到他们的老家,点亮那些孤独老兵亡魂回家的路,帮助他们完成宿愿,魂归故土。这是我在人生旅途上最感到心安理得的事。也让我的人生,有机会发一点光,照亮那些需要光的地方。”

高秉涵告诉记者,在两岸开放之前,独居台湾的老兵们,都认为这一辈子已经没有希望再回老家了,越是没有希望回家的游子,也越是想回家,所以思亲思乡之念也与日俱增,都好像患了思乡症。

旅居台湾的乡亲老兵,最迫切的共同心愿,就是在活着的时候,希望能够早日回到老家看看,如果不幸死在台湾,也希望有个叶落归根,魂归故土的机会。高秉涵就是在孤独老兵这种心灵的付托之下,于两岸开放后,开始背着乡亲老兵们的骨灰坛回老家的。

面对上千人的演讲中,高秉涵说,“过去,他们牵着我的手,从家乡逃到台湾。现在,我抱着他们的骨灰从台湾回到家乡。这是回馈,更是感恩;这是义务,更是责任。”他这一生,因自幼远离父母,没有机会尽孝,但却和这些乡亲老哥们的骨灰坛结了缘。

谈到中央电视台评选的2012年度“感动中国”人物,高秉涵说,他很高兴有这么多人关注台湾老兵,最后入选不入选“十大人物”并不重要。他只想通过这种方式,做一个为社会尽孝的人。


conjunction和subjunction有什么区别?看字面即可,前者相关个体为平等关系无附属关系,后者相关个体为层级结构有附属关系,都是常见的prefixhttp://en.wikipedia.org/wiki/English_prefixes#Neo-classical

conjunction和subjunction有什么区别?看字面即可,前者相关个体为平等关系无附属关系,后者相关个体为层级结构有附属关系,都是常见的prefixhttp://en.wikipedia.org/wiki/English_prefixes#Neo-classical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