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位置:首页 > > 大陆新闻 >

民国倩影:孟小冬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7 6:01:04



怎么把台式机连接无线网。小暑 脚尖勾伸,舒筋活络(24节气养生操)书法清赏●中国匾额书法海量大汇集一张图看懂贷款基础利率是怎么回事女朋友在国外两年才能回来,我想先找个女的固定的Pao友会不会太无耻了?

导演装修房屋实战第一步:改水电攻略!马蹄雪梨糖水:温暖冬日的滋补汤水(三)中国十大军校-----信息工程大学恩雅音乐之旅35CD之中集98至02年作品09CD! 金丝楠木也分ABC等级,别买错了韩国隆重的成人礼全纪录美国起诉中国军官是“双刃剑”【可爱】会笑的狗狗,把你萌翻了!? 做一个真正慈悲的人员工离职到底为哪般160-216 黃黑道用事吉日自学ui设计,大二,就业问题?浓厚卤味飘香一夏日本恐怖片《姑获鸟之夏》 如何改变查看知乎的默认浏览器?痴人痴梦(^_^)?云儿的去向(我要去云南13首)言文对照《古文笔法百篇》胡怀琛编辑【9种汤面做法】“破常断二边”和“法身常在”矛盾吗?[转载]上海踩踏事件首批32位遇难者名单公布李嘉诚2011年汕大毕业演讲---逆境和挑战能激发起生命的力度少妇20【川菜】金汤牛蛙濠氶厤灞炴€?

NSK 20TAC47X1BSUC10PN7B F  3 

【棒针教程】镂空三角巾——叶子看谁在瞎忙:有一种失败叫“瞎忙”承山穴:消除困扰现代人的“最大顽症”濠氶厤灞炴€?

民国倩影:孟小冬
 孟小冬
       
        女须生孟小冬因唱腔独特,扮相出众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蜚声菊苑。而她与伶界大王梅兰芳和上海青帮老大杜月笙的两段婚姻,更为她精彩的戏曲人生蒙上了一层传奇的面纱。
        孟小冬如何在大腕云集的京剧界,争得一席之地,获得“冬皇”的美誉。一桩荒唐命案,为何竟源起自一代“冬皇”!一个是旦角之王,一个是坤生之皇,王皇同台,竟“假戏真做”。

        她是如何与梅兰芳相识相恋。又是因为什么让她最终情断梅兰芳,表面平静甜蜜,实则暗流涌动,孟小冬,杜月笙,梅兰芳这三人之间究竟有过怎样的情感纠葛?” 是什么,让“冬皇”最终走出了爱情的废墟。又是谁,让她留下了一生未了情的遗憾。绝世须生竟最终情归青帮老大,孟小冬究竟为何选择了杜月笙?

孟小冬和父母        孟小冬1907年出生于上海,祖籍山东,出身梨园世家,祖、父两代皆为京剧老生,伯、叔也均为京剧演员。耳濡目染,很小的时候,孟小冬就很爱听戏,常出入戏院。父亲见她聪明伶俐,又酷爱唱戏,闲时便随口教她唱几句,她唱得竟然有模有样,令父亲十分惊异,觉得这孩子将来定能成大器,便有心栽培她。孟小冬5岁学艺,7岁就曾两次搭班去无锡演出,9岁起随姑父仇月祥学唱老生,12岁在无锡正式挂牌公演,14岁随师傅在上海、浙江、济南、汉口、福建等地与知名影星李丽华的母亲张少泉、著名坤伶粉菊花等人同台演出。初出茅庐的孟小冬扮相、做派非常帅气,唱腔极具韵味。渐渐地,她的名字在最大也最具挑战性的演出市场——上海传扬开来。
  但是,对于京戏演员来说,南方的名角若得不到北方观众的认可,名气再大,似总有野路子之嫌。为了得到全国观众的认可,同时也为了开拓一片新的天地,1925年,孟小冬离开上海,毅然北上发展。她到北京后首次登台是在大栅栏的三庆园演出《四郎探母》。在当时,大栅栏是京城重要的娱乐中心,三庆园则是那里著名的五大戏楼之一。她的那次表演获得如潮的好评,很快在名角如林的京城站住了脚。
  不久,孟小冬参加了北京第一舞台盛大义演,梅兰芳、杨小楼合演《霸王别姬》蹲大轴,余叔岩、尚小云演《打渔杀家》压轴,而她与裘桂仙(京剧表演艺术家裘盛戎的父亲)合演的《上天台》就排在倒数第三的位置,几乎与京城的这些名角儿平起平坐。她成了坤角老生被列入盛大义务戏的第一人,这在当时的北京城,不能不说是个奇迹。演出后,她一跃成为大演员,深获舆论的颂扬,京津各报一片好评,并把她奉为“冬皇”,那时“四大名旦”还未选出,“四大须生”也是后话。孟小冬的崛起,为女演员在京剧舞台上争得了应有的地位。
孟小冬   孟小冬到北方的最大目的是要在艺术上取得发展,因此,除了演出以外,她先后向著名的京剧老生陈秀华、“第一琴师”陈彦衡、“胡琴圣手”孙佐臣、著名戏曲家苏少卿等人请教,认真学习艺术。见识愈广,理解愈深,在鉴别比较中,她最终把目标锁定在了余派。她认为余派艺术不仅唱念做表细腻深刻,在唱腔方面的三音联用(高音立、中音堂、低音苍),能藏险妙于平淡,更为她所爱。那时孟小冬已经开始和余叔岩的琴师李佩卿学习余派戏,但这仍然不能满足她的进取之心,她梦寐以求的是拜余叔岩为师,可是余叔岩推说不收女弟子,不便开例,婉言谢绝了她。
   孟小冬并未因此放弃,她后来又多次请人说情。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经过漫长的等待,几经周折,她 终于夙愿得偿,于1938年正式拜余叔岩为师,成为余叔岩的关门弟子,也是他唯一的女弟子。
   余叔岩习惯深夜吊嗓子,要到凌晨才能开始说戏。孟小冬每晚固定7时左右到余府,先请余先生的琴师王瑞芝帮她吊嗓,巩固学习成果。为避免收女徒的是非,余叔岩决定孟小冬学戏时,请慧文、慧清两个女儿陪学。在与她们单独相处时,孟小冬常打听学戏要注意些什么,慧清告之别的学生学习时的规矩:师傅开始说话时,徒弟要站立;学唱时,他不叫你坐下,你就别坐下……孟小冬得到这些“情报”,就在师傅面前“依教而行”,果然令余叔岩十分高兴。孟小冬不是那种听一两遍就能开口模仿得惟妙惟肖的学生,学戏进度不快,余叔岩要求学生用心默记、不许笔录,这就难为孟小冬了。
        此时,余慧清坐在旁边把父亲所说的音腔记录下来,下课后让她对照着复习,帮助她回忆,这就大大提高了她学唱腔的效率。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她为把余派艺术学到手,不知熬过了多少不眠之夜。当时拜师余叔岩的学生不少,但是能够坚持下来的不多,孟小冬即是那“不多”中的一个,她一心要学习到老师的艺术真谛,除每学完一出戏后的一两场实验性演出外,基本放弃了一切业务演出。孟小冬       学戏期间,余叔岩专门为孟小冬说过完整的近十出戏剧。在师傅教别的学生时,孟小冬还旁听了《战太平》、《定军山》等整出的武老生戏。余叔岩还陆续为孟小冬说了一些戏的片断或选段。如果把这些剧目相加,孟小冬在余府5年内学习了30多出戏。“有志者事竟成”,孟小冬终于得到余叔岩的真传,继承了余派的衣钵。
        1947年8月,两广、四川、苏北等地发生水灾,上海决定举办赈灾义演,将演出收入全部用来救灾。尽管在北平的四大名旦之三,程砚秋、尚小云、荀慧生都因为有事缠身,不能南来,其余的大牌名角如莜翠花、马富禄、张君秋、芙蓉草、刘斌昆、谭富英、韩金奎、李多奎、阎世善、李少春、马盛龙则是一概到齐,加上原本在南方的梅兰芳、马连良、麒麟童、章遏云、裘盛戎、叶盛兰、叶盛长、姜妙香、杨宝森、魏连芳等,再加上姚玉兰的一封私函邀来了余派老生孟小冬,声势之浩大,在胜利前后全国各地的京剧演出中,没有第二个了。演出最后两天的大轴戏就是孟小冬主演的《搜孤救孤》,这次的演出创造了京剧历史上的奇迹。各界人士赠送给孟小冬的花篮排在戏院门前的牛庄路上,足有一华里长。据当时尚年少的著名科学家王选教授说,那两天的上海滩是家家打开收音机,户户收听孟小冬的演出实况。一出余派名剧,被她演唱得近乎完美无瑕,无疵可剔,几乎每个音腔都唱得让人回味无穷。
  这次演出后,孟小冬就偃旗息鼓,谢绝舞台了,她的最后一次演出被内外行人一致誉为前所未有的“广陵绝响”。
        有人说,写梅兰芳可以略去孟小冬,但写孟小冬则不能不提梅兰芳。看着存世不多的图片资料,少女的纯真、妇人的风韵,直到晚年带点木然的安详,一个传奇女子的一生光影就这样翻过了。当暮年的孟小冬一个人在香港守着那份宁静时,她早已不是当年那个特立独行的京剧名伶了。“一切都过去了罢!”她说。然而,纵然时光流逝,总有些记忆与情谊难以抹去,只是慢慢淡了。

18岁那年,“坤伶老生”孟小冬由上海至京津演出。其时,她在南方已经声名鹊起。不过,对京剧艺人而言,若得不到北方观众的认可,即便名气再大,也仍有“野路子”之嫌。当时,有这样一句话在京剧艺人间广为流传:“情愿在北数十吊一天,不愿沪上数千元一月。盖上海人三百口同声说好,固不及北边识者之一字也。”

孟小冬和梅兰芳

1925年,孟小冬在京城登台,一炮而红。据说,袁世凯的女婿、剧评人薛观澜曾将孟小冬的姿色与清末民初的雪艳琴、陆素娟、露兰春等十位以美貌著称的坤伶相比,结论是“无一能及孟小冬”。当年撰写剧评的“燕京散人”也曾对孟腔有过细致的描摹:“孟小冬生得一副好嗓子,最难得的是没有雌音,这在千千万万人里是难得一见的,在女须生地界,不敢说后无来者,至少可说是前无古人。”

1925年8月,孟小冬演出《上天台》,与同日登台演出《霸王别姬》的梅兰芳初次相遇。据说,在一次堂会戏上,孟小冬与梅兰芳合演《四郎探母》,大为成功。此后,梅兰芳每唱堂会遇有《四郎探母》,总邀孟小冬合演。也因此,二人渐生恋情。至于梅兰芳与孟小冬是如何走向结合的,后人众说纷纭,其中一个说法为“友人撮合,终成眷属”。

1926年的一天,正值北平政要王克敏的五十大寿,城内数得着的大人物几乎全都赶来为其祝寿。在众多来宾中,不乏名伶俊秀——孟小冬和梅兰芳就在被邀请之列。席间,有人提议梅、孟合演一出《游龙戏凤》:“一个是须生之皇,一个是旦角之王,王皇同场,珠联璧合。”结果,二人的演出大受赞赏,一些梅兰芳的“铁杆粉丝”更是跃跃欲试,要为这一对“舞台情侣”谋划一段现实的婚姻。此时,梅兰芳已有两房太太——王明华与福芝芳。前者身染肺病、病入膏肓,后者是京剧名家,有“天桥梅兰芳”之称。据说,有一位冯六爷是梅兰芳的超级戏迷,与其素有交往,他见一些朋友不断地要求促成梅孟百年之好,也就不再坚持梅兰芳已有家室的己见,还正式委托另两位戏迷齐如山、李释戡做大媒。

 梅孟结合的具体日期已经查不到了,不过,当年的《北洋画报》是报道梅孟之事最多的媒体。1926年8月28日,该报登载了一篇署名“傲翁”的文章:“小冬听从记者意见,决定嫁,新郎不是阔佬,也不是督军省长之类,而是梅兰芳。”当天,《北洋画报》还同时刊发了梅孟二人的相片(梅兰芳为戏装,孟小冬为旗装),下面的说明文字分别是“将娶孟小冬之梅兰芳”、“将嫁梅兰芳之孟小冬”。

孟小冬

 有一说法,几经酝酿,梅兰芳和孟小冬将良辰吉日定在1927年农历正月二十四,洞房花烛就设在东城东四牌楼九条35号冯公馆内。二人均是有着新潮观念之人,头脑里没有封建意识,诸如生辰八字等等,一切全免。也许,正是这一开始的简单草率,注定了这段姻缘最终走向崩溃。多年后,孟小冬曾经回忆道,当初的兴之所至,只是一种不太成熟的思想冲动而已。

当时,有记者撰文:“梅之发妻王明华素来不喜欢福芝芳的,所以决然使其夫预约孟小冬为继室。”据说,福芝芳对梅孟结合并不满意,但最终,她还是选择默默地接受了这一切。

 孟小冬的姑父仇月祥对这桩婚姻是持反对态度的,因为此时的孟小冬正如树可摇钱,盆可聚宝,一旦结婚,伶界大王的妻子又怎么会继续抛头露面唱戏挣钱?无奈孟小冬执意行事,事情也就只好如此。

 同样因孟小冬退出舞台而倍感失落的还有她的戏迷,一些小报记者就抓住了这种心理,不时地制造出梅孟的新闻吸引读者。不过,他们所登的消息大多不可信,但1927年9月(一说1928年)发生的一起“血案”却真实地轰动了社会。一个叫王惟琛的大学生(实为纨绔子弟)暗恋孟小冬,在得知孟小冬嫁给梅兰芳后,他痛苦不堪,终有一日失去理智,携枪闯入冯公馆,吵叫着要找梅兰芳讲理。恰逢梅兰芳与朋友聚会,《大陆晚报》经理张汉举自告奋勇地出去与王惟琛交涉。但刚一见面,他即被王惟琛用枪抵住扣作了人质。王惟琛先要梅兰芳出来论理,后又要梅兰芳拿出5万元(一说10万元)赔偿他失去孟小冬的精神损失。

孟小冬

其时,梅家一面筹钱,一面报警。待梅家将钱筹齐时,军警已将宅子团团围住。佣人将钱扔给王惟琛,后者在拿到钱后发现被军警包围,情急中向张汉举开了枪。军警见状,举枪齐射,将王惟琛打死,随后将他的脑袋割下,在前门外的电线杆上悬挂三天示众。对于这起案件,《北京报纸小史》曾有文字记载。

血案发生后,流言蜚语铺天盖地,有的说孟小冬原是那个青年的未婚妻,某某伶人是夺人所爱。当时流传着一个说法,这起枪击案后,“梅孟之恋”大受影响。《档案春秋》记载:事情闹得满城风雨,福芝芳终于有了理由:“大爷(梅兰芳)的命要紧。”很快,人们站到了她这一边。梅兰芳深受惊吓,一度避居上海,他与孟小冬的关系由此转淡。据说,孟小冬在一气之下与雪艳琴搭班去天津唱戏。没想到,孟小冬的这次“复出”因为挟带了旧日声望,居然未唱先红。

命案的阴影未散,1930年,梅兰芳将要赴美演出一事又引出了一场风波:到底谁跟着梅兰芳访问美国,在全世界面前以“梅夫人”的身份亮相?齐如山的儿子齐香回忆说:“筹备赴美演出的礼物中,还有一些墨盒、砚台等小工艺品,墨盒上都刻有图像,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孟小冬扮的古装像。她本是演老生的,这幅画面却是扮的古装妇女,十分漂亮。”在一些人看来,这似乎说明梅兰芳有意带孟小冬同行。然而,有这样一种说法,为了能够随梅兰芳出访,怀有身孕的福芝芳延请医生为之堕胎。最后,为平息风波,梅兰芳决定只身赴美。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930年8月,访美回国的梅兰芳一到天津即获祧母(大伯母)去世的消息。按照规矩,梅兰芳的妻房应该披麻戴孝在孝堂接待四方吊唁的宾客。哪知孟小冬奔到梅宅,却被下人口称“孟小姐”拦在了门外。据余叔岩的女儿余慧清回忆:“据我所知,捧梅集团又因为两个妾的关系分为捧福派和捧孟派。梅的原配夫人王氏在世时,孟小冬与她比较合得来;王氏夫人故世后,在捧福派和捧孟派的较量中,前者占了上风。孟小冬不甘继续作妾,遂离婚出走。”

孟小冬

 对于梅孟分手的原因,除了众所周知的赴美风波与吊孝风波,还有说法认为,在美国的所见所闻对梅兰芳的多妻制思想产生了剧烈的冲击。至于梅兰芳为什么选择了福芝芳,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其时福芝芳已经先后为他生下了7个孩子,而孟小冬无后。

 晚年居住在香港的孟小冬曾经对人讲过,因为梅兰芳不能答应兼祧,所以她滑脚溜了。多年之后的回顾听起来还带着点轻松诙谐的口气,可当年的情状却没有这么轻描淡写。孟小冬19岁嫁给梅兰芳,离开舞台4年,早已断了生活来源。为离婚一事,她向梅兰芳索要补偿金,但这让因访美亏空了一大笔钱的梅兰芳颇为为难。在杜月笙的出面调停下,双方最终达成协议,由梅兰芳一次性付给孟小冬4万块钱,从此二人再无瓜葛。关于当时的那笔款子,除了上述“赡养费说”外,还有两种说法,一是还债说——梅兰芳访美归来后得知孟小冬在天津欠了债,虽然已经分手,但仍然给了她几万元用以还债;一是比较说——在赴美前夕,梅兰芳分别给了福芝芳和孟小冬几万元钱。等他自大洋彼岸归来时发现,孟小冬的钱早已用尽,而福芝芳除了将家里照料得井井有条外,钱还剩了许多。梅兰芳由此忽然觉悟真正宜于家室的是福芝芳,于是与孟小冬分手。

1930年,与梅兰芳分手后的孟小冬绝食、生病、避居津沽,甚至一度于天津居士林皈依佛门。此后数年,她坚决避免与梅兰芳相见。1931年杜家祠堂落成堂会中,南北名伶汇聚一堂,她却因梅兰芳在场,避而不出。1947年9月,杜月笙利用六十寿诞的机会,以赈灾的名义发帖邀南北京剧名角前往上海唱义务戏,梅孟二人是否同台献艺则成为戏迷最关心的事情。那次在上海中国大戏院的演出盛况空前,原计划演5天,后延长到10天,票价更被炒到每张1000元。即使如此,剧场两侧也挤满了人,以至马连良要看戏,也只能在过道加椅子。各界人士赠送的花篮排了1里路长,全部花篮折款竟达12亿(旧币)之多。而当年有幸在现场观看和通过收音机聆听的人,除了“此曲只应天上有”的评价,简直无话可说。事实上,无论是对梅兰芳还是孟小冬而言,同台演出都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但最终,在杜月笙的精心安排下,避开了让各方都很难堪的场面:10天戏排5天不重样的戏码——梅兰芳唱四场大轴,孟小冬唱一场大轴,5场演毕,翻头重复。事后,据梅兰芳的管事姚玉芙说,孟小冬演了两场《搜孤救孤》,梅先生在家听了两次电台转播……

        孟小冬在离开梅兰芳六年后,嫁与年长她二十岁的杜月笙。一代名伶,为何选择“明珠投暗”?

孟小冬

        在与梅兰芳的婚姻走到尽头后,流言蜚语接踵而至,小冬悲愤之下,一度告别舞台,潜心念佛。五年后,她到上海参加一次剪彩活动,再遇当初帮她出面向梅兰芳要个说法、拿到两万块钱“分手费”的上海滩大亨杜月笙,从此,开始了她人生的另一段传奇……

        与梅兰芳分手后,1932年正当孟小冬专心致志地投师深造之际,又有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天津一家大报上忽然登出了连载小说,用化名影射孟、梅之事,说某著名坤伶向某名伶敲诈大洋数万,并把5年前发生在东四九条冯宅的绑架杀人案重新提了出来。

        社会上一时谣言四起,舆论沸然,越传越离奇。因为是小说体裁,还作了种种虚构,但由于并未指名道姓,也无法予以评理。小冬面对这一突如其来的打击,心灰意冷,对于舞台生活,深感厌恶。她来到北平拈花寺,拜住持量源大和尚为师,举行了皈依三宝典礼。自此以后,小冬一心向佛,以求身心清净。小冬曾恨恨地坦言:“婚姻不如意才促使我信佛的。”

        孟小冬茹斋念佛,对戏剧界来说,无疑是一大损失,要求孟小冬复出的呼声越来越高。这时,有人向她陈述厉害:你自暴自弃,脱离舞台,无声无息地家居念佛,正好中了别人诡计,反而使人对报上的小道消息信以为真,日子一久,观众逐渐把你遗忘,最后毁了自己的才华,岂不可惜。

        孟小冬一下子茅塞顿开,她写了《孟小冬紧要启事》,于1933年9月在天津《大公报》头版上连登三天。在全篇五百多字中,有六处提及梅,只有开头一处直呼其名,而其他五处均客气地以“兰芳”二字相称。其中责梅措辞,最重的也不过是说梅“含糊其事”、“足见毫无情义可言”等语而已,找不出一句攻击性的词藻,有理有节,富于人情味。在谈到与梅分手原因时,也只是用了一句话:“是我负人?抑人负我?”到底是谁错了?没有明说,也不便明说。孟小冬把这个问题最后留给读者去评判了:“世间自有公论,不待冬之赘言。”

       小冬之所以要将苦恼的身世向世人“略陈梗概”,说明她和梅分手以后,几年离索给她带来的巨大痛苦,暗喻自己备受侮辱和“复遭打击”的悲惨处境。从“启事”中还可以清楚地了解到,当初孟小冬嫁梅时,苦苦追求的是“名分”。半个月后,孟小冬抖擞精神,东山再起,重返她酷爱的戏曲舞台。

油画孟小冬

       1937年5月1日,位于上海市中心的黄金大戏院举行开幕典礼。由大亨杜月笙揭幕并致开幕词。开幕行剪彩礼的是3位年轻貌美的女士:孟小冬、陆素娟、章遏云。

        孟小冬这次到上海剪彩,受她结拜金兰的姐姐、杜月笙的四姨太太姚玉兰的邀请,下榻姚在辣斐里的住所。姚早知道杜月笙对孟有意,又念孟已届而立之年,还无家可依。此外,姚虽已嫁给杜月笙,因遭前面的二、三太太反对,尚未搬进杜公馆,又因杜的前3个太太都是苏州人,而姚一个人是北方人,感到势单力薄。所以剪彩之后就把孟留在身边,明是陪她,实则从中撮合,自己也可以借此壮壮声势。

       一天晚上,姚玉兰把孟小冬叫到自己的房间,让她陪自己睡,一起聊天,子夜过后,方朦胧入睡。不知过了多久,孟小冬迷糊中觉得姚玉兰起来了,还以为她是去上厕所,不一会,孟小冬发现回来的却是一个男人——杜月笙,她吓了一大跳!此时,经历过感情坎坷的孟小冬,自知难逃杜月笙的魔掌;同时也想到这几年来一直受到杜月笙的种种好处,恩犹未报,因此不再拒绝。翌日一早,姚玉兰对小冬说:“小冬,你留下来吧,咱们姐妹合成一家,和那几个苏州女人斗,把家产都夺来,我们两人平分。”打此以后,孟就留了下来,自然而然成了杜月笙的情妇了。

        不久,因日寇侵占上海,杜、姚逃往香港,孟小冬暂回北平。过了一年,杜月笙叫小冬速去香港。孟小冬到了香港九龙,在杜家盘桓数月后,仍经上海返回北平。

       1938年10月,孟小冬在北平正式拜余叔岩为师。入门以后,小冬悉心侍奉师父,并且严格按照师父的要求,在这五年的深造期间,基本停止了演出。期间余叔岩几次手术,小冬更是不离左右,情逾骨肉。最后她终成余氏衣钵的唯一杰出传人。1943年余叔岩去世,孟小冬心灰意冷。她无心唱戏,当时北平正处敌伪政权时期,小冬乃以“为师心丧三年”为由,谢绝歌场,隐居不出。直到抗战胜利,日本投降,方与程砚秋合作,通过广播电台向全国播唱《武家坡》以示庆祝。

        而杜月笙那头,1937年由于日寇来势凶猛,淞沪防线于当年11月12日全线崩溃,日军占领了上海。半个月后,杜月笙摆脱了日军的威逼,逃离上海,流亡香港。不久,姚玉兰和几个子女亦先后到达香港。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香港被日军占领。这时杜月笙刚好飞往重庆向老蒋汇报工作。随后香港沦陷,无法复返,杜月笙从此困居重庆。一个多月后,姚玉兰及子女等也辗转千里,由港安全到达重庆。这一呆就是三年多。

 男装的孟小冬

        1945年杜月笙回到了阔别已久的上海老巢,这时姚玉兰和几个子女还都留在重庆,一时还回不来。他突然想起北平的孟小冬,时隔多年不见,她现在可好?想到这里,他赶紧让总账房黄国栋写封挂号快信,叫她速来上海。孟小冬从北平来到“18层楼”公寓706号时,杜月笙已等候多时。如今的孟小冬,年已快四十,由于常年嗜食鸦片,加之经常生病,身体欠安,脸带烟容,显得消瘦,但依然还是那样年轻。杜月笙顾不上寒暄,一把将小冬拉进怀抱……

        从此,杜月笙和孟小冬半公开地过起了同居生活。1946年春末,姚玉兰拖着几个儿女,回到了上海。姚玉兰回到上海后见老杜有了小冬,竟和她像陌生人似的爱理不理的了,十分伤心。孟小冬看在眼里,便决定向杜月笙告辞,借口老母年迈放心不下,暂时回北平住一段时期。

      1947年8月30日是杜月笙60岁生日,当时,恰巧两广、四川、苏北等地发生水灾。杜月笙决定来个祝寿赈灾义演,将演出收入全部用来救灾,而义演的一切费用由自己承担。杜月笙最为关心和日夜思念的是孟小冬这次能不能来。

       小冬到沪后,为了便于排戏,即寓华格臬路杜公馆。按预定计划,演出从9月3日到7日,为期5天。但因南北名伶荟萃,特别是梅兰芳抗战期间蓄须明志,已快10年未登台;孟小冬更是观众渴望已久的余派嫡传,有不少外地戏迷远至平、津、川、湘,甚至香港、台湾的观众,闻讯乘坐飞机赶来观赏,戏票不够分配,黑市票翻了几倍,还是一票难求。为满足观众要求,这样才决定大部分戏码连演两天,一共演了10天。

        9月7日晚,各界人士赠送给孟小冬的花篮排在戏院门前的牛庄路上,足有1华里长。孟小冬两场《搜孤救孤》的演出,征服了成千上万的观(听)众,被内外行人一致誉为前所未有的“广陵绝响”。一出余派名剧,被孟小冬演唱得近乎完美无瑕,无疵可剔。小冬演出那两天,很多参加祝寿演出的名演员都站在后台,屏息静听。

孟小冬

       不过人们没有见到梅兰芳在现场看戏。事后他的管事姚玉芙透露说,梅先生在家听了两天电台的转播。现今广为流传的孟小冬这出戏的录音,就是那时用钢丝录下的。孟小冬真可谓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了。也正因如此,才最终奠定了其不可动摇的“冬皇”地位。但这次竟是她最后一次与观众的见面,成了“后会无期”的绝唱了。

        孟小冬这次来参加义演时,曾想到梅兰芳就住在上海,也一定会登台,开始有些顾虑。万一被派到一个戏里,或即使同台不同戏,也会抬头不见低头见,总感到某些不便。但杜月笙毕竟老于世故,似乎早就考虑在先了,把他俩的戏码岔开,10天戏中,两人分演大轴,梅8天,孟2天,并不见面。

       偏偏有些小报上流言蜚语,乱出主意,希望梅、孟合作《四郎探母》或《武家坡》一类的“对儿戏”,企图通过戏台上的阴阳颠倒,融化感情,使二人重温旧梦,以达到台下的破镜重圆。这件事弄得梅兰芳和孟小冬乃至杜月笙都很狼狈。

       不过,以梅之持重、孟之孤傲,他们不会被那些小报或其他什么人牵着鼻子走。事实上也是如此,梅兰芳先后登台各演4天,孟小冬推说自己无戏,不去戏院;中间两天轮到孟小冬出台,梅也同样避开,于马思南路寓所听电台实况转播。每晚散戏后固定在南洋桥金府的夜宴,孟也未出席。

       这样,梅孟非但台上未遇,台下也未曾见过。就连最后一天杜月笙亲自参加的全体合影,因有梅在场,孟也推托疲劳而辞谢了。对孟来说,也许是她早已淡薄了人间男女之情,不愿意再重建那种徒有虚名、明夸暗弃的表面上的爱情。

杜月笙

       小冬在义演结束的第二天,便整理行装,向杜月笙和姚玉兰提出急欲北返。理由是:来上海4个月了,思念高堂,杜、姚也不好强留,杜让姚出面送上珍贵金银首饰,作为酬谢。此时的小冬心中隐然有种不快之感,谢绝了。

        小冬行前,只保留了一件这次演出程婴穿的褶子,它只有七八成新,并不太值钱,但大小长短正合身,是她20年前初到北京自己选购的,特别喜欢,暂时留作纪念,其他带来的所有行头,全部送了人,大有俞伯牙摔琴谢知音的味道。这就表明小冬今后不再打算登台了。

        有人问她为什么年纪轻轻就要退隐,她无奈地摇着头和摆着手说:“您瞧,我这么个样子,可怎么还登得了台呀?”据此可知,小冬不再登台的原因,是体质太弱造成。她后来曾对其弟子说过这样的话:“一戏之耗费精力太多,非体能所胜也。”她回到北平不久,就表示从此要学陶渊明,隐居山林,不再唱戏了。

       小冬离沪返平后,杜月笙日夜牵挂,总觉得这次很对不起她,小冬临行只拿了一只金表,其他什么也没要。他随即派了个得力的门徒,专程赴北平以孟小冬的名义替她买了一处房子,算作对她的酬答。其实这幢房子孟小冬并没有住过多少时候。

        1948年,孟小冬孤身独居在这幢房里,身体还是常闹胃病,瘦弱欠安。她突然接到她的结拜姐姐姚玉兰的挂号信,希望她火速到上海暂居。孟小冬到上海后,就和杜、姚住在一起。杜、姚希望她这次来了就不要再走了,千万莫要见外,往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绝不另眼相看。孟小冬听了热泪盈眶,几乎要哭出声来。自此,孟小冬安心地留了下来,与姚玉兰果真谊重骨肉,亲如一家。平日里小冬悉心照料杜月笙的病体,不离左右,俨然成为杜家的一员了。

孟小冬和杜月笙

        只是“好景”不长。1949年天津、北平解放,上海形势“吃紧”。1949年4月27日,孟小冬随着杜月笙家人乘坐的荷兰“宝树云”号客轮匆匆驶离上海。

        到香港后,一年多来,小冬又像当年侍奉师父余叔岩一样,整天为杜的病体操持,煎汤熬药,不离左右。虽然杜月笙对自己倍加怜爱,但至今没有一个名分,眼看着杜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一旦倒下,如何是好?她是名伶出身,生就一副孤傲的性格,因此平时很少见到她的笑容。她和姚玉兰的关系后来也逐渐显得有点紧张起来。彼此房门一关,互不往来,每天吃饭也不同桌。

        1950年,杜月笙不顾家人的阻挠,坚持要与孟小冬补行一次婚礼。婚礼当晚,形销骨立、63岁的新郎杜月笙下了他那几乎离不开的病榻,穿起了长袍马褂,头戴礼帽,坐在手推轮椅上被推到客厅,由人搀扶着站在客厅中央,42岁的新娘孟小冬着一件崭新的滚边旗袍依偎而立。

        杜月笙将在港的儿子媳妇和女儿女婿全部叫来,命他们给孟小冬行跪拜礼,以后都要称呼“妈咪”。而对姚玉兰一律尊称为“娘娘”。因为在此之前,杜月笙的儿女们称呼孟小冬为“阿姨”,有的叫“孟阿姨”或“小冬阿姨”,有的干脆连名带姓称呼为“孟小冬阿姨”!后来杜月笙听了也觉得别扭,就叫他们不要加上“孟小冬”三个字,一律都叫“阿姨”!那么从今天起,就要改为“妈咪”了,而“妈咪”送了他们每人一份礼物,儿子、女婿一人一套西服衣料,女儿、儿媳则每人一块手表。

晚年孟小冬

       自此,孟小冬,一生苦苦追求的“名分”,终于如愿以偿,正式做了大亨杜月笙的第五房夫人。

       1951年,64岁的杜月笙去世。他自己留存的10万美元,以“先内后外”为原则,全部分给了杜家和与杜家有关的人,孟小冬只分到2万美元。孟说,这怎么够……

       小冬的下半生,就靠这笔钱养老了。1977年,5月26日,孟小冬于台北逝世,享年70岁。


鈥滆閬撶悊鈥?鏄緢澶氬闀垮枩娆㈢殑涓€绉嶆暀鑲叉柟寮忥紝浣嗗線寰€瓒婂枩娆㈣閬撶悊鐨勫闀匡紝浠栫殑瀛╁瓙瓒婁笉鍚瘽銆?/span>澶╀笅娌℃湁涓嶆噦浜嬬殑瀛╁瓙锛屽鏋滆瀛╁瓙鎳傞亾鐞嗭紝瀹堕暱棣栧厛瑕佹槑鐧解€滃仛鈥濇瘮鈥滆鈥濇湁閬撶悊銆?/span>鏈夎繖鏍蜂竴鍒欐晠浜嬶紝涓€瀵瑰か濡囨敹鍏讳簡10涓鍎匡紝瀛╁瓙鍋氶敊浜嬶紝澶涓嶄細璐i獋浠栦滑涔熶笉璁插ぇ閬撶悊锛岃€屾

鈥滆閬撶悊鈥?鏄緢澶氬闀垮枩娆㈢殑涓€绉嶆暀鑲叉柟寮忥紝浣嗗線寰€瓒婂枩娆㈣閬撶悊鐨勫闀匡紝浠栫殑瀛╁瓙瓒婁笉鍚瘽銆?/span>澶╀笅娌℃湁涓嶆噦浜嬬殑瀛╁瓙锛屽鏋滆瀛╁瓙鎳傞亾鐞嗭紝瀹堕暱棣栧厛瑕佹槑鐧解€滃仛鈥濇瘮鈥滆鈥濇湁閬撶悊銆?/span>鏈夎繖鏍蜂竴鍒欐晠浜嬶紝涓€瀵瑰か濡囨敹鍏讳簡10涓鍎匡紝瀛╁瓙鍋氶敊浜嬶紝澶涓嶄細璐i獋浠栦滑涔熶笉璁插ぇ閬撶悊锛岃€屾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