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位置:首页 > > 大陆新闻 >

金正恩统治下的朝鲜:悲痛与恐惧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7 5:16:38



民国时期的著名人物照分享我对代码命名的一点思考和理解视频:利比亚真相逢年过节10道必备素菜成就富翁的赚钱八大定律(4)

有一种单身只为一人等待〖情感图文〗治疗脓疱疮,三四次痊愈两张图片重叠的代码创业点子有四大来源人际关系的六种型态世说新语中断肠猿的那一篇,为何要去剖开母猿的肚子?中外文核心期刊查询系统〖林木〗中国歌坛名星原唱《经典再现·百年好歌(26首)》从血管看寿命(1)虞美人·听雨【美图共赏】律诗对仗“四避”辨析极品美壶欣赏(有收藏价值)翡翠中的极品"帝王绿"(100图)倍受尊敬源自你的负责任 英国/中国大陆/美国动作/战争片【狂怒】无度时代的“贪婪”江湖上的世事顺口溜iu78i7?宋黄庭坚 徐纯中墓志铭 楷书世界珍稀动物麋鹿【极品美图】CreativeKnitting2013----秋意濠氶厤灞炴€?认识西洋乐器矛头纷纷指向制造强国中国制造业蓝图初现历史/文化:汉字中的哲学

《麻衣相法》怎样定义“顺时针”方向?主题班会教案历史/文化:汉字中的哲学

定做滚珠丝杠

金正恩统治下的朝鲜: 悲痛与恐惧
 
金正日死后,朝鲜会如何?继任的年轻领袖金正恩能否继续这个集权统治的家族神话?朝鲜能否继续维持其极权统治?
继位朝鲜

悲痛与恐惧

金正恩似乎不大可能会改革朝鲜,而更为不可能是,这个政权能继续拒绝改变。

如果朝鲜不那么悲惨和危险,播送到世界各地的金正日葬礼的场景将会是滑稽有趣的。大群的哀悼者们一个比另一个更悲痛。男人、女人和孩子撕扯着他们的衣服,向一个将他们困在无与伦比的孤立、贫穷和教条灌输的国家17年之久的人参拜,这位“伟大的在天堂出生的圣人”的死亡使得“即便天空似乎因悲痛而扭曲”。报道说,当盛着热牛奶的锡杯送到那些颤抖着的手里时,人们怀着悲怆的感激之情,热切期望着“亲爱的领袖”的第三个儿子金正恩,他是这个血腥政权的继承人。

死去的金正日已躺在锦绣山纪念宫,玻璃棺材中,他头枕着白色垫子,身体被一张鲜红的毛毯覆盖,红色配合着环绕在尸体周围的他喜爱的金正日花。如果在平壤摄下的这场集体悲痛是混合着洗脑后的敬畏、对未知的真正恐惧、编排设计和伴随表情冷淡的煽动性风险的产物,那么年轻的金正恩站在他父亲棺椁旁的图景可以用来研究如何使一个统治集团看起来阴郁、坚定且团结。这确实是一个壮举,因为按照朝鲜标准来说它是一个仓促安排的继承。两年以来亲爱的领袖一直有病,这使得他没有时间来培养金正恩——他的父亲用数十年的时间去巩固从死于1994年的伟大领袖金日成那里继承的统治。金正日自己在12月17日的源于心力衰竭的死亡,并不令人意外。但是明年四月是金日成100周年诞辰,他的儿子计划去视察整个庆典,朝鲜人被许诺这件事标志着这个国家提升到类似发达国家的地位。主持工作移交到羽翼未丰的金正恩手中,这个里程碑如今看上去更加空洞。

死去的金正日留下了一个年轻人操纵的失败的、拥有核装备的、极权主义的国家,这个年轻人几乎没有公开露面,除了一小圈顾问,他是如此的不为人知以至于外界不清楚他到底是27岁还是28岁。他获得这个职位可能某种程度上是因为他的哥哥金正男,后者曾被发现在2001年时试图去日本迪斯尼,后来又发现去澳门赌博。

仅仅在被宣布为公开继承人的15个月之后,12月19日,当朝鲜媒体终于报道他父亲的死讯时,金正恩被正式授予“伟大的继承人”称号。至少在名义上把朝鲜24万人民放到他的脚下,这其中许多人一贫如洗,他们用草和任何他们能够搜寻到的粮草来补充那可怜的以玉米为基础的生存。他们被邻居监视,生活在令人恐惧的不确定中,不知道如果他们不循规蹈矩将会给他们自己和家人带来怎样的灾难。

为了维持国内秩序,使外敌陷入绝境,金正恩继承了一支大约有一百万士兵的常备军,弹道导弹瞄准韩国和日本,还有一个核武器的兵工厂。中国和美国在朝鲜的南北两侧保持军队各自侧面施压,一直在迫使这个国家放弃;但是双方在如何对待这个流氓政权上的分歧使得毒牙始终无法被拔去。卡扎菲在放弃核武器计划后的命运不会鼓励金正恩放弃朝鲜的核。

在统治上,他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在继承人身后一个明显的三人统治赫然在目:姑母金敬姬,姑父张成泽,这两人都是他父亲的长期密友,以及另一位盟友,将军李永昊,他是联系年轻国王与军队的核心。与他的父亲一起,这三个人看起来已为继承之路肃清潜在的敌人,并培养盟友。

中国,朝鲜最靠近的盟友和吝啬的赞助者,在平壤的敦促下,已经在官方哀悼中认可了金的升天,称这个国家“在金正日同志的领导下”。韩国和美国并没有对这个用轰炸、绑架和核挑衅他们的独裁者传达官方哀悼。当韩国表示将会允许仅仅一小组代表团去朝鲜表达慰问时,平壤的宣传机器,一如往常地,威胁会使来自首尔的任何障碍遭受“无法预料的灾难性后果”。

防止混乱

自从年长的金正日在2008年一次可疑的中风之后病重,朝鲜在华盛顿和其他地方的观察者们预测一个混乱的继位将会是这个政权的最大威胁。然而在金正日死讯公布前的51小时的空缺过后,许多人说每一步都对外也是对国家内部传达出信号,这个国家始终紧紧地攥在它的创建家族手中。

这个奇特国家的常见景象

 

国家机构已经开始为年轻的金正恩提炼赞歌。看起来金正恩开始要承担起他父亲庞大的系列头衔,包括(最平凡的)革命武装力量的最高领袖、朝鲜工人党领导人。朝鲜的参观者们说在60多年以后朝鲜依然保留着对金这个姓氏的尊敬,部分因为对革命之父金日成的怀旧。金日成幸运的在一场夺取一百万平民生命的饥荒和食物分配系统崩溃前死去。金正日俯瞰着这场饥荒,他转移了大量资源去实现制造核武器来恐吓外界的梦想。但是他的服从者们没有途径去表达不满,并且对许多人来说,充满法西斯式仇外情绪的金氏家族神话,就是他们所要深信的一切。

更重要的是,金家集团的成员们,忠诚度经受住清洗考验的将军和高级政府官员们,他们将和他们年轻的保护对象一起,从政权的瓦解中遭受同样损失。对金家王朝有过详细描述的作家布拉德利·马丁相信,这个统治集团有足够的理由恐惧其特权的丧失。这使得个人野心收到控制。当共产主义在东欧垮台时,朝鲜媒体播放过去位高权重的东欧官员沦落到街头买腊肠的视频。“这意在提醒精英们他们应当对谁忠诚。”马丁说。

他们并不是这个政权唯一的受益者。在平壤,参观者们说最近金家的拥护者们的生活有所改善,这也许可以解释悲痛的狂暴表现方式。尽管断电仍然存在,对比五年前空旷的大道,如今街道上车辆成千上万,一个与权力精英们不同的中产阶层正在崛起。

政权的网络中如今有了数以十万计的手机用户,一些人享受国际长途。少数百货公司储货丰富,再也没有必要带领外国游客迅速穿过标着价码的商店,但货架上却空无一物。事实上,金正日上一次公开露面就是在平壤一家面向高级消费者的超级市场。据报道,它的员工在 听闻金的死讯后互相抱头痛哭。

 去过其他的城市的外国游客们说那里也有某个游客所说的拥有“半可支配收入”的居民。在其中的一个城市咸兴,一个慈善工作者记录下了在破旧衣服旁边的高跟鞋、干净的进口衣服、漂亮的冬季夹克。尽管受益者是那些和党、军队有关系的家庭以及那些在中国有亲戚的人。这使得他们能参与在食物分配系统崩溃后留下的空隙中不断涌现的半许可的黑市。

然而即便在新政权的初期,国内稳定也不能被视作理所当然的。被三倍于他年龄的脾气暴躁的将军们包围着,一个不安全的年轻领导人可能采取急躁的措施来捍卫他自己。分析家指出有传闻说他在2010年参与策划对韩国目标的蓄意谋杀,这可以证明他幼稚的恶意。军队和党之间固有的紧张局面可能浮出水面,尤其是前者卷入边境贸易滋生了黑市。

也许对政权稳定的最大威胁来自黑市以及它们带来的对自由和更好生活的喜好。靠近中国边境,朝鲜人可以用中国移动网络给韩国打电话,直接或通过中间人接通。黑市上出售的光碟展示了外部世界尤其是韩国的生活是什么样子。对朝鲜经济落后的逐步了解很有可能助长对改变的渴望。

食物还是子弹?

从一个独裁者的角度来说,市场可能是最棘手的一个问题。彻底关闭它,就会面临反抗的风险;置之不理,越来越多富裕起来的商人可能形成一群有威胁的选民。金正日经历了这些。这些非法的资本主义堡垒在全国不断涌现,建立起一个类似于不运作的国家系统下运作的市场,并且孕育了一个危险的新商人阶层。2009年的一次货币征收耗尽了最成功的商人们的财富,但这个举动引发了饥饿和公愤。

2012年标志着金正恩尊敬的祖父的100岁诞辰,那时朝鲜计划成为一个“强大而繁荣的国家”,这增加了年轻的金正恩的潜在压力。一些人认为金正恩将会用一句属于他的短语来标记这个时机,“食物比子弹更重要”。主和的中国分析家们一如往常的表达了对经济自由化转变的希冀。多年以来,中国的领导人徒劳无功地说服金正日去接受中国式的经济改革;他们可能选择以新的精力来推动这些改革。乐观主义者建议,为了证明改革的合法性,年轻的金正恩可以争辩说他的父亲制造了核武器来使国家“强大”,现在是是时候让它“繁荣”了。

但是悲观主义者们认为精英们将不愿意放弃他们从中获益的任免权和寻租行为,朝鲜最近的历史倾向于支持这种观点。大量来自中国工厂的投资都被用于开矿权,对大部分平民毫无好处。靠近中国边境的经济特区罗先,多年来作为一个失败了的改革开放的承诺,苟延残喘着。尝试去打击矿产交易并发展罗先特区的朝鲜大丰国际投资集团,一直在包括金正恩的姑父张成泽在内的中央领导的直接监视之下,张已经和中国人做了多年的生意。

如果不骤然摧毁这个国家家长式作风的统治神话,很难看到经济将如何现代化。朝鲜的许多国内黑暗剥夺的不仅是消费品,还有对从价格到政治的任何东西的可信信息。尽管越来越多的人们,尤其是住在边境的,了解到资本主义韩国和他们自己的工人天堂的巨大差距,叛逃者说许多人仍然没法完全理解这差距有多大。正如一个叛逃者在解释为什么当他从韩国给家人寄现金时,他的亲人们对金家坚贞不渝时所说:“在你所知道和你所相信之间,隔着一道沟壑。”

 

朝鲜人从小就被教育要相信他们种族的纯洁和优越性,相信美国和日本人的罪恶,和他们需要一个全能的、能保护他们的人物的领导。这解释了主体思想(不严格地说,自力更生,或自给自足)的诱惑,它是这个神话唯一的意识形态支柱。任何更多的信息将会暴露令人悲哀的金家政权没有提供即便是他们在邻居中国的可怜的表兄弟也视为理所应当的东西:不仅仅是食物,还有交通,能源,还有冬季给住宅供暖的电。

事实上,朝鲜人只需要看一看本国货币下跌的价值就可以明白他们的处境是多么脆弱。官方利率是15朝鲜元兑换1元人民币。慈善工作者们说黑市的汇率已经由一月的340朝鲜元跌至12月的600朝鲜元。平均每月工资3000至6000朝鲜元实际上一钱不值。这就是为什么大部分人口因营养失调而发育不良。

中国,唯一对这个国家影响巨大的政权,朝鲜人长期令人难以忍受的苦难不如一个领导层真空导致的突然的经济崩溃和难民大量涌入的前景更令它头痛。这样一个前景会带来更广泛的不稳定。如果中国尝试去控制搬迁到朝鲜边境的人群带来的混乱,韩国将会被激怒,它担心中国会对他认为神圣不可侵犯的韩国领土的半岛的一部分提出领土要求。这同样也会给害怕中国扩张的亚洲国家带来冲击。

核选项

为防止全面崩溃,驻扎在三八线上的美国军队将会试图保证朝鲜的核、化学及生物武器和生产工厂的安全。其中一些目前地点未明——但可能还有其他的。这样的举动会导致美国和中国军队在朝鲜土地上的正面对抗。美国也觉得应当支持首尔来对抗中国。就其自身而言,经济体30倍于朝鲜的韩国,把不受控制的统一与它可能造成的难民危机看做是对其稳定的极大威胁。

金正恩将会活在一个有趣的时代

这些担忧是实际的,但是它们使得朝鲜的邻居们要接受一个更糟糕的恶——现状。不是放弃这个政权并期望它崩溃,他们徒劳地为让它放弃它赖以生存的核武器而协商。

在已故的金正日统治下,朝鲜曾两次承诺撤除核武器,但同时他们背叛了自己的承诺,向其他的流氓国家出售核技术。由中国主持的包括美国、韩国、日本、俄罗斯等国家对朝六方会谈从2008年起就已停转。

时任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对朝鲜的欺骗采取了强硬路线,他说:“我已经厌倦了买同一匹马两次。”然而就在金正日死亡之前,美国正在谈判重启对朝的食物援助,有推测说美国在寻求核让步。

亚洲战略研究所分析家Park Syung-je 认为年轻的金正恩将会利用他父亲的死亡重新开始玩旋转木马。朝鲜的策略,“激怒,协商,漂洗,重复”,将会再次愚弄他的六方会谈者们。

可能朝鲜最混淆不清的方面就是,无论从苏联解体以来它是多么依赖中国的投资和美国的援助,外界始终对其内在动力系统产生不了什么影响。它的人民对外界和本国的信息是如此匮乏,所以这个政权一直能够维持控制。它的人民是如此依赖政权以至于朝鲜人已经习惯了监察他们自己。

然而金正恩继承的这个国家并不像表面那样一成不变。手机、跨境不正当谋利、腐败和不平等都繁荣生长。失败的货币改革引发了史无前例的公愤。一些和国内居民有联系的局外人说,朝鲜人在悄悄嘲笑这个在瑞士寄宿学校接受教育的年轻继承人和他革命的祖父并不是同一块料。

金家王朝最大的成就是,除去它令人生畏的残酷行为,它的领导者两人是自然死亡,并且甚至受到统治对象的哀悼。但即便那些认为年轻的金正恩能够掌权一段时间的人,也怀疑他们能够继续保持下去。“我并不是嫉妒这个年轻的统治者,我只是认为他不会死在自己的床上。”马丁说。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