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位置:首页 > > 新闻聚焦 >

厦大一博导公开信质疑“不交钱不能招博士生”

文章发布时间:2016/2/25 23:57:29



6大货币对、美元指数及黄金阻力/支持位黄金矿企股ETF GDX价格大幅走低触及历史低点俄军将挺进伊拉克?外媒:俄后勤乏力 口头逞强长沙河堤一匹马疑因饥寒交迫死亡 被当场屠宰(图)美华裔科学家被诬“间谍”生活受损 华社拟募款

莱昂纳多获“英国奥斯卡”影帝 《聂隐娘》入围外语片12月21日周生生最新黄金饰品(香港)305.922016年最新出炉的宁夏旅游特色小吃,竟有7749种!百余城市出招“去库存” 下一步还有哪些发力点?(图)浅谈自主研发芯片的意义与利害关系特朗普“推特”都粉了谁?兑现收购Moto止亏承诺,联想欲重振中国手机市场上海清算所在沪推出中国信用债指数揭女星拍戏激情戏现场内幕桂林动车所30日开工被催婚领3男友 网友吐槽:不要以关爱之名绑架相亲了日本负利率到底行不行?市场表示怀疑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十一届委员会第四次会议关于接受毛肯· 赛衣提哈木扎同志辞去政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十一届委员会副主席、委员职务申请的决议包贝尔导演处女作背三"老婆" 亲贾玲不惧爱妻吃醋孕妇如何预防弓形虫感染?龙南县林业局审批木材采伐量下降22.5%卫计委:各地若不给超生孩上户口 发现将严查严处一只蝉提醒:商标转让有风险 这些有质量问题的商标千万别买因事故频发及预算削减 墨西哥原油产量跌至25年低位高校新规男女共用澡堂 女生称不能接受删男友装备被分手 任性女友致其损失上万众创空间成中国青年创业新选项欧洲央行会议纪要:委员讨论了每月增加购债规模【走山西系列报道】如果找亮点??还是能找到的明日昆明市2016年首批公租房将摇号目前户型确认率仅为44.2%2月24日晚间利好消息汇总(更新中)北极破0℃香港官员:香港建造业或迎来黄金时代全球12个最适合带娃去的游乐园,看完小编都想去了……张雨绮曝美人鱼或有续集 两任星女郎遭起底年度头条盘点hin不公平,汪峰们屡败屡战,王菲的女儿躺着就能把头条给上了彭博:澳洲2016年经济料反弹 通胀亦或上升新年新闻聚焦股市航天军工金股别再送平安果啦,盛大云服务器和圣诞节更搭配!纽约州议员吁以特朗普名字命名州立公园应当改名国务院安委会挂牌督办陕西神木致11死煤矿事故华宝油气:暂停大额申购及大额定投业务的公告小巧易操作 太原松下UX363C投影机促销叙医疗设施及学校遭导弹袭击 潘基文表达严重关切二胎全面放开捧红胎儿性别试纸 专家提醒并不靠谱

NSK WBK06-11  NSK 6917DDUN 

山西春节严厉查处发布虚假旅游广告等违法行为《大行报告》美银美林:银泰(01833.HK)遭过度抛售 评级「买入」河钢宣工组织环境、职业健康安全管理体系标准培训二胎全面放开捧红胎儿性别试纸 专家提醒并不靠谱

厦大一博导公开信质疑“不交钱不能招博士生”

  因为批评厦门大学“博导不交钱就不能招博士生、博士生课程少于5人就不能开课”的政策,厦大人文学院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王诺,成为这几天网络上备受关注的名字。

  这封2月23日晚发表于新浪微博的公开信截至发稿已有71万次阅读。厦大人文学院一名副院长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既然老师提出这方面意见,学校非常重视,会有进一步讨论,最后拿出一个妥当的办法来。”王诺则婉拒了记者采访,此前,他在信中称自己因反对前述政策而被停止博士生招生资格。

  事实上,由于数年前的研究生培养机制改革,“博导不交钱就不能招博士生”的政策已出现在不少高校,一些学者对此批评已久。而硬性规定“课程少于5人就不能开课”,则被受访教育学者认为有不尊重导师自主权之嫌,不利于博士朝高精尖方向发展。

  部分师生反映有博导因费用问题减少带博

  王诺在公开信中称,厦门大学要求“所有博导必须提交一大笔研究经费供博士生使用,不交钱就不许招生”。他认为,如果是博导的研究课题需由博士生帮助或“打工”的理工科和部分社会科学学科,该政策有合理性;但放在完全无需博士生协助、博导对博士生只有付出没有索取的多数人文学科,则并不符合实际。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注意到,2015年7月,厦门大学研究生院官方网站发布《关于启动2015年度2014级、2015级博士研究生导师配套经费收取工作的通知》,要求对于2014级和2015级博士研究生(不含港澳台博士研究生、外国来华留学博士研究生),博士生导师(含兼职博士生导师)按照相关标准缴纳导师配套经费。

  通知显示,博导可以采取全程缴交或分3年逐年缴交的方式,完成学校所规定的博士生的配套经费,并划转至学校研究生奖助学金专用账户。

  这笔经费因专业而有所不同。对于文史哲艺博士生,博导为每名学生缴纳2.9万元配套经费,经管法教类是4.5万元/人,数学(一级学科)4.5万元/人,理工医(不含数学一级学科)为7.7万元/人。

  在该校人文学院另一名教授邱满看来,尽管缴费存在专业差异,但对人文学科来说依旧不合理。上海一名教育学者也透露,普通的自然科学课题动辄几十万,而人文学科即使申请到一个国家重点社科基金,也就是几万、十来万,“这样一来,如果以课题经费为来源对博士生资助,确实存在问题。”

  厦门大学某学院博士生导师李立(化名)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前述政策多年前开始施行,教师登录相关系统后需要输入每年招生人数,并提供一个经费项目卡号,“起初是试行,瞎填一个卡号都可以通过审核,也没有扣钱,但到了前年,就是真金白银地扣钱,卡里必须有钱。”

  李立表示,在那之后,博导要从课题经费中将一部分上交学校作为博士培养费用,此外还要再从课题经费中拨出一部分钱,给学生做劳务费。他称,有个年轻的博导本来很有精力招学生,“但因为交钱问题不想多招,只能招1个,勉强维持博导的身份”,后来整个研究方向发展并不快。

  “在学校网站上填了招几个博士,网站上就会自动跳出来要交多少钱。”李立感叹,以往申报课题的时候,只设计了交通经费、住宿经费、劳务费等项目,没有设计博士培养经费,但学校还是划走了,“我们连鼠标都点不下去。”

  该校人文学院一名博士生透露,这两年,有的导师因为费用问题而放弃带博,而一些很想读博的学生就主动提出自己交这份钱,“最后搞得导师也很为难”。

  对于这些看法,人文学院一名副院长表示,博士招生要把导师个人意愿和学校规定结合起来,一些博导对学校相关规定有时并不十分清楚。

  记者注意到,2014年,该校在推行前述政策时,曾提出若导师存在科研经费助研津贴额度不足支付导师配套经费的情况,导师可向社科处、科技处提出调整相应科研项目经费预算的申请。但从王诺公开信的情况来看,这一做法后来并未完全覆盖所有导师。

  除此之外,从2014级博士研究生开始,厦大还对每1个博士学位授权一级学科,免除2个博士研究生的导师配套经费。

  厦大人文学院一位博士生龚霏(化名)表示,厦大对博士生的补贴确实丰厚,学费会以一定形式返还,除去校级奖学金、国家奖学金,博士生每月还能领到2500元补助。至于这部分补贴有多少来自导师,她称并不知情。

  “5人以上才可开课”被指博士课程本科化

  王诺批评的另一个政策,是“强制要求所有博士生课程选课人数必须在五人以上,人数不够就取消开课”。他称,很多人文专业每年只能招一两个博士生,该政策完全无视学院实际情况,很多专业每年只能招一两个博士生,即使每个年级的同专业所有博士生都选课,也难以达到五人。

  他还提出,为了满足人数要求,一些开课的博导只能降低课程难度和专业高精尖程度,以便吸引其他专业的博士生和硕士生甚至本科生选课,或者由多名教授合开一门“大杂烩”的介绍多学科发展的通识性、基础性、知识性课程,“每人随便讲一两次,谁都不负责任,彻底地把博士课程本科化”。

  人文学院博士生龚霏也感受到了这一点。她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近年来学校压缩合并了不少课程,一些专业课变成了由多名老师合上,博导专门给学生上的小班课越来越少,她们经常与研究生同班上课。

  “王诺老师的学术研究很前沿。” 王诺的一名学生表示,不止在厦大人文学院,就是放在校外、省外,王诺在生态文学领域的研究都颇有水准,“王老师对学生要求挺高,他曾因为看中的学生分数不够,考上的学生又不满意,干脆一年不带博士生。”

  在这名学生看来,中文系教师普遍“犀利”,很有个性,以公开信的方式提出这件被很多人习以为常的事,符合王诺的一贯风格。

  记者在中国知网检索发现,知网收录的王诺论文近40篇,其中下载量逾千的文章7篇,《生态批评:发展与渊源》一文被下载4442次,引用354次。

  王诺在公开信中表示,他拒绝为凑足选课人数而降低课程难度,不惜劝学生退课,也要把博士课程开成与国际同行最新研究水准持平的创造性课程。对此,厦大多名博导也表示有同感。

  李立告诉记者,在国外,博士生导师研究的方向非常细致,有的课程门槛较高,可能只有一两个学生能听懂、报名。因为人数少,博士生上课有时候就在博导的办公室,授课时可以讨论问题、充分交流。而在博士课程的体系,选修课恰恰占了相当大比例,选修课程的质量往往与专业特色和最终教学结果密切相关。

  “现在,一方面减少必修课,增加全校性选修,另一方面,人数过少的课程不让开。”人文学院教授邱满对此也十分着急,他担心这种博士教育培养的学生将只有“知识表面的认识”,是不是真正的通识,长久的危害是,博士生成为不深入的“博”士,而不是某一领域有深入研究的博士。

  多名受访师生推测,现在要求少于5人不能开课,可能是出于教室、教师等教学资源方面的考虑。

  有学者称公开信暴露导师自主权欠落实

  在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看来,厦大博士生导师的公开信,实际反映出一些大学在培养博士生领域并未完全落实好导师自主权的通病。

  熊丙奇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导师对博士生的这种资助多年前就有争议。教育部彼时出台政策,规定博士生导师要承担对学生的资助作用,“当时出台这个政策的目的是导师一定要有课题,否则导师就无法跟学生共同研究,起不到更好的培养作用。”

  记者注意到,2009年,教育部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研究生培养机制改革试点工作的通知》, 提出要进一步强化和完善导师负责制,要求指导教师要对研究生培养全过程负有指导责任,并在研究生的思想教育、科学道德等方面负有引导、示范和监督责任。

  “指导教师应按照学校有关规定,以其科学研究工作为依托,或通过争取学校设立的专项资金,为所招收培养的研究生提供资助。”《通知》提出。

  2007年起,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浙江大学等十余所高校进行了研究生培养机制改革,其中包括要求导师为其所招研究生提供“助研经费”。至今,这一政策已在国内诸多高校施行。

  在中国矿业大学、中国石油大学、同济大学、吉林大学等高校研究生院官方网站,记者均检索到要求博士生导师划转助研经费的通知。如,中国矿业大学研究生院规定,导师需向2014级、2015级非定向博士生划拨助研经费,工科专业的经费标准为10000元/人,其他专业5000元/人。

  华东政法大学的此项经费更低一些,该校《博士研究生培养机制改革方案(试行)》规定,博士生导师每年招收博士研究生2人以上(含本数),导师须为第二名额的博士研究生提供2400元配套经费;为第三名额的博士研究生提供4800元的配套经费。

  在熊丙奇看来,这一政策在部分高校形成了负面作用,不少规定与收益挂钩,如果导师拒绝这种不合理规定,可能因此被剥夺博导招生资格,甚至影响本专业博士生招生点的存废。

  厦大人文学院教授邱满则认为,这种政策不合乎教师实际收入,更不合人文学科特质,“人文学科强调师与生之间的关系,而不是老板与雇员。”

  部分高校“一刀切”式地要求导师提供助研经费,不注重学科的差别,不注重导师不同情况的差别,这带来诸多问题。熊丙奇表示,部分高校对博士生培养费做了内部调整,比如理工科老师可以给学生提供经费,社会人文学科则依靠学校出资,或建立基本的人文社科基金。

  他建议,一些报考人数少、导师获取经费渠道有限的紧缺学科,可以由国家或学校承担费用。如果有的导师不需要学生帮助进行学术研究,只是为国家和学校培养人才,“要求这些导师提供经费就莫名其妙了。”

  熊丙奇还认为,博士生课程不能硬性规定一定得有多少学生才能开课,因为博士生的规模本身比较小,导师对博士生的指导是个性化的,而不是规模化的,“这就反映出在课程设置的自主权上,还是受到一些行政的干预和限制。”

  在他看来,如果能通过学术委员会等充分听取教授意见,完全可以根据不同学科制定不同学科导师的评价考核要求,但这背后可能受政绩思维影响,比如,“学校要求导师资助博士,前提是导师手里有课题、有经费,导师不断申请课题和经费,就可以反向支撑学校的政绩。”

  人文学院中文系一名教授透露,对于王诺公开信事件,“学院正在处理此事,希望能有两全其美的解决方法”,他推测,“校方也许担心其他博导效法,影响可能会比较大”。(滕沐颖 完颜文豪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卢义杰)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