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位置:首页 > > 新闻聚焦 >

[散文]er'Li 不设槛

文章发布时间:2016/3/22 4:14:00



[散文]er'Li 不设槛

原文写于2010.2.2(ScienceNet精选20100215)


  小时候每次过年都能攒一些压岁钱。我穷神地把那些压岁钱一张张地数来数去、东揶西藏,母亲看见了一般会数落我没出息。小屁孩的年龄,自然是嘴馋得要命,我却没舍得把压岁钱挥霍在零食上。随着春节的气氛日渐淡去,家人说我带那么多钱容易丢,我也就如数上缴了。至多,我曾经过了一把数钱的瘾。

  自从读了初中就再也没有收到一分压岁钱。我已经大了,不需再压岁。然而,岁是压不住的。年年过年,就像开春后土地里的那根草,不见其长却日有所增,转眼间已是来到而立门前。而立不设槛,形形色色的人都能过、都得过。

  今年——

美国的老天爷比较通情达理,赶在春节到来之前狠狠地在DC这里下了一场大雪,让人不得不停下来好好休息几天。突然觉得很幸福,可以暂时不理会那些心乱如麻的实验,索性,我也就一股脑地把它们埋到雪地下面去了。周末,天晴了,年三十儿也到了。曾博士开车载着我们几位国内过来读书的朋友们去韩国店买菜,韩国店我第一次去,里面有很多中国商品,挑选起来很方便。我们几个当天晚上就一起做菜,大家坐到一块,你一句我一句地聊着天,没有拘束,还喝了点小酒。齐姐的厨艺最厉害,那道大概叫做红烧排骨的菜更是出神入化,竟然没有吃够。饭后,大家决定通宵,叶博士拿出一幅麻将,大家伙神仙般地玩了起来。谁先把手中的扑克牌输完,就得自觉主动地钻桌子。哈哈!感觉很放松,似乎又年轻十岁。从凌晨一直玩到早上四点多,他们哈欠连篇,接二连三地上楼睡觉了,我却出奇地清醒。于是,打开网络电话和家里聊了起来,我眉飞色舞地与他们聊了一个多小时,他们都在张罗着年夜饭,可惜今年吃不上了。折腾了一个通宵,早上七点多接着通过PPTV精神抖擞地看春晚一直到结束。感觉我的战斗力还行,有点疯狂!

  一年又一年,我可不想在春节把所有的快乐都交给春晚。网上的评论铺天盖地,但节目好坏没有标准,大家审美参差不齐当然会七嘴八舌。本来就是娱乐,过年就是过得团圆、图个热闹,不必较真,何必那么严肃?

  嘻嘻哈哈中,小虎队变成老虎队,青苹果也已熟透,当熟悉的蝴蝶飞呀飞到耳边,带给人的不仅仅是快乐,还有情不自禁的感伤。我想,这所有的感伤应该是因为回忆,因为青春无法倒播,因为人的一生匆匆忙忙而来不及彩排。

  而立不设槛。70后太老90后还早,80后最形象。不再像小时候攒了一堆压岁钱而愁着怎么花,而是因为时间过得太快。学校不过是学前班,社会才是真正的舞台,我们刚刚开始,今后得试着在人生路上去学会驾驭自己的方向。尽管狂热和冲动还将继续,路途还有些颠簸,但求青春无悔。

                                                                                                                                2010.02.02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